听书客.

三曲新词一杯酒,三朝不醉荒唐事.

主:全职.沈剑心同人.除魔道祖师其他杂食

【百日叶翔.day.2】实时猫化

非原著向.

甜饼.

叶翔.

参加百日叶翔的活动很棒!希望下一次能继续参加!

战争拉下序幕,双方打了个平战,轮回战队的上将对这场没有胜负的战争失去了兴趣,选择了退兵。

回去的路上,孙翔感受到头上有些瘙痒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头上摆动着,口腔也跟着有些异感,很想咬住什么僵硬的东西磨牙。

“上将,您没事吧,要不要安排一下休息的时间”

站在孙翔后边的士兵忐忑地站出来,神色很是紧张,等待着孙翔的命令。

孙翔撇了他一眼,眼看着身上的异样,沉默了几下,这里是兴欣的地盘,如果轮回的人在这里留宿,必会被暗算,到时轮回与雷霆又会有一战,算了算现在的人手不是带伤就是残,如今只能甘败下风去求叶修收留他们一些时日。叹了口气道:“你们在这里呆着,我去找叶修”

“上……上将……你的头”

闻言,孙翔摸了摸自己的头,脸色一惊,这毛茸茸的触感,在自己手上挪动着的,分明就是一对猫耳,再看着西装裤后间飘着一条奶白色的尾巴,在众人的目光下左右摇动着。孙翔顿时气得脸都黑了一半,“这他妈什么?谁能告诉我”

“上将……会不会是猫化了?”一个士兵忍着撸毛的冲动道 ,眼睛目不斜视地看着他家上将身后一摇一摆的尾巴。

孙翔青筋都要跳出来了,眼下只能靠叶修忙了,兴欣势力远远比轮回大相信会有解决的方案的,想着他也懒得理身上这些毛茸茸的物件了,身上仅仅带着一把匕首。兴欣的总场离这家酒店也不远, 况且孙翔对这里是再熟悉不过了,幼年在兴欣学习使用暗器时有偷偷研究过这里的路线,沿着路线走去,果然走到了兴欣总场的入口。无视掉守在入口的两个士兵,直直地走进去却还是被拦了下来,士兵地对着孙翔吼道:“喂小子不要命啊?知道这里是哪里么?睁大你的狗眼看看”口气明显带着几丝不爽与不耐烦,在看见孙翔头上的物件时又嘲笑着,“哟,哪来的怪物”

孙翔不语抽出匕首单凭着多年来的身法将两人踩在脚上,抬起其中一人的下巴,邪魅地笑着,眼睛弯成一条弯,像极了一只狐狸。“兴欣待客之道不过如此,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是谁”

把脚从他们身上放开,让他们能看到他的脸,随之擦了擦匕首沾上的血,走进主室。叶修是背对着他,室内仅有他一个人,好不防备,不过兴欣的人确实都是忠诚于主人的料。

“兴欣还真是没有所防备,不怕我偷袭吗?叶大帮主”孙翔晃晃走近,想逗逗眼前这毫无防备的人,藏在身手的匕首紧了紧,眼看要近到桌前了,那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背对着他,也许是因为猫化的原因,脾气也跟着猫化了,见那人不理自己不受控制扑到他跟前 ,意识到了自己轻快的身手后,脸色微变,“轮回江氏上将孙翔,希望叶大帮主让我和轮回士兵在此借住一阵子”

叶修放下手上的茶杯,明月般皎洁地双瞳有些意外的看着孙翔头上这对猫耳,俏皮的在孙翔头上抖了抖,可爱得紧,更何况是孙翔这个人,本来就像一只猫,现在又长出了一对猫耳,“自然可以,你怎么回事?”怕孙翔听不清楚又说了一句,“我是说你头上那对耳朵和后面的尾巴”

孙翔哼了一声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,收好匕首,“多谢叶大帮主伸出援手,要记得多加防手哦”得到叶修的借住权后,孙翔满意的抽身离开,只是屁股后面的尾巴摇晃着一不小心碰到了叶修的手上,又被叶修一手握住,感受到手上柔软的触感叶修不禁勾唇一笑。而孙翔就不好过了,被握住尾巴时整个身子都软了,“我靠叶修你他妈放开老子的尾巴”恼怒地冲着叶修爆出了粗口。

“不放”

将人揉了到了腿前,揉了揉炸毛的人儿,又摸了摸猫耳,满意地看着猫耳垂了下来。得到的报应就是被孙翔的猫尾甩了一巴掌。

摆脱掉叶修握住尾巴的手后,孙翔得意眯了眯眼,不得不承认在被叶修撸了撸耳朵很是舒服。

“孙翔你手上有多少人马”叶修问道。“不如你留在总场,你的兵都调到兴欣兵库内”

“带伤有五人,共七人存活”,那一战打的确实是平战,从总体上来看占优势的其实是另一方,轮回士兵只顾着强攻却不注意防守,最后导致送去大量兵力。头上的耳朵又委屈地垂下,猫尾缠在孙翔的腿上。“要不是余氏不按套路出牌,我们轮回一定会赢的,哼”,扭过身,时不时回过头去看叶修的模样真是可爱惨了。

“轮回确实是人才辈出”

“那当然是”孙翔听到叶修夸他们轮回,当然是十分乐意,露出个孩子般天真的笑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当日,孙翔和他们所剩的兵马就被安在兴欣里暂时为兴欣所用,威风凛凛轮回上将瞬间化身兴欣帮主的“宠将”可以说是在兴欣这段时间过得是有滋有味,叶修时常出去都会带着他。趁他不注意时偷偷抓着他的尾巴把玩一会,一会又往他的耳朵上吹气,非把孙翔弄得脸红心跳才肯放过他。此后,孙翔养成了与他人谈话时必须得看看四周有没有叶修的存在的习惯。

叶修在外头有一说,也有着猫奴的称号,地地道道的猫控。除了第二条,孙翔是信了。

“今晚兴欣兴欣有一个大型宴会,跟着我”放下手上的文件,从椅子上站起,看了看手上的表 ,想到他的小上将应该还不知道兴欣的这个宴会的面目,淡淡一笑。

“叶修……你能不要对着我笑么……你不知道你的笑很可怕吗”孙翔暗地吐槽了一番。

到了晚上期间,叶修是和孙翔一同出席的,叶修额间还是佩戴着兴欣标志的队徽,隐隐约约藏在黑发间,眉目带着些许英气,衣服倒还是那套整整齐齐的黑色西装,即使是在这种大场面上还是一样面无表情。孙翔则不同了,被叶修裹得保保守守的,一身休闲装,顺便把他的尾巴与耳朵藏了起来不被他人发现。孙翔倒也不介意。

叶修把孙翔带到一个角落间的位置坐下,“参加此宴会,除轮回外其他派都会来到,包括你我两家的仇人”与孙翔对视着,也示意着要提高警惕。

孙翔皱了皱眉,觉得这场宴会像是一个阴谋,因为轮回从不参与此类活动,除非是交易。“是另有隐情么?”反问他。

“说是宴会,还不如说是一场暗杀行动”

“!那我们边的人是?”孙翔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,现在他身上只准备有那时刻不离身的匕首,若是真有人下手,一把匕首怎么能与一把枪相比。叶修真是太看好他了。

“只有韩文清是我们这边的”忍不住揉了揉苦恼着的人儿,感受到被摸的触感,孙翔讨好的蹭蹭。

两人并没有发现已经被雷霆盯上了,姑且是因为与轮回一战心中怀恨,打着铲草先除根的主意而来。手上的枪也正瞄准着叶修的背后。愈发开枪,不巧被孙翔注意到了,猛得把叶修推开 ,“真是……有意思”子弹刺入孙翔的身体里,紧接着血从他的口中流出,宴会的各个家族的人都静得出奇,叶修本来面无表情的脸更是低沉,抽出藏在背后的枪,趁对着孙翔开枪的余氏家主没有注意时朝他心脏开了一枪,“宴会结束,散席”

心疼地抱起中弹流血的孙翔,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医院,孙翔笑着拉了拉他的衣服,道:“如果我醒不来了,请帮我转告轮回帮主,我未能复命,还有把我的战友……咳咳”

叶修抱着孙翔的手又紧了紧,到医院大门才压下自己的情绪,“你不会死,信我”把孙翔交给医生后,从刚才开始压在心里的那一句话还是没有说出口,“若你不在了,那你想过我怎么办?”

和孙翔相处的时日也并不长,却总会被他的傲气的性格与傲娇不肯承认的作风深深吸引。他就安静的等待着他的消息。

“先生,他并没有生命危险,子弹已经被我们取出了”医生微笑着把孙翔的情况告诉叶修,并交给他一张住院账单。

叶修站起身,微微点头,转而走向孙翔的病房,病床靠窗,医院外的灯光照在孙翔因为失血过多的脸上,猫耳也无力的趴在头发上,整个人看来都十分病态。叶修走过去,失了身,“抱歉不应该带你去的”

床上的人仿佛听见了他的话,咳了几声,睁开眼看到了叶修,叶修把他扶了起来,递了杯水给他。

孙翔接了过去,道:“如果我失去了头上这对猫耳,你还会这样对我么”

叶修拍了拍他的头,无奈的摇摇头,“你就是你,对错都是你”又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
孙翔叹了叹气,不知道身上这些物件何时能散去,他想做回真正的自己,“叶修……你这个混蛋”认真的对上叶修的双瞳,原本清冷的瞳中多了份阴沉。回答他的是叶修粗鲁的深吻,这个吻连续了很长的时间,吻到孙翔快要喘不过气来才停下,“好起来,只想要你”

孙翔反应过来时把自己闷在被子里,哼一声,屁股后面摇动着的尾巴已经出卖了他,叶修咪了咪眼,也跟着躺下,把被子里的人抱在怀中,咬了咬他的鼻子威胁:“再不休息,就咬烂你的鼻子”

“我靠叶修你卑鄙无耻!”

这几日加上叶修细心的照顾,孙翔伤好也的差不多了,医生告诉叶修孙翔最近的情绪很不稳定,给他换药时常常对着窗外失神,叫了好几声才听见。叶修走到他的身边。

“明天我要回轮回复命了”

叶修闻言,面无表情的脸忍不住噗笑一声,把一封信交给孙翔,不错是从轮回那边寄来的,叶修知道孙翔这几天都在为此事烦恼,就私自向轮回的帮主让孙翔调到兴欣当援助。孙翔看了这一封信,哼了一声。叶修揉了揉他的一对猫耳,在他耳边吹了吹。

“孙翔,我喜欢你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也喜欢你笨蛋”








end

ooc。哈哈哈……

没什么解释的了。

评论(10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