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客.

三曲新词一杯酒,三朝不醉荒唐事.

主:全职.沈剑心同人.除魔道祖师其他杂食

【心花心/无差】梧桐志

沈剑心x叶英,叶英x沈剑心


非原著向,吃粮愉快鸭.


————


“听说长安野外的梧桐树花开了”


“美人赏个脸呗”


正文.


仲夏梧桐树开,在长安野外最大的一颗梧桐树上躺着个人,那人刘海遮拦住了眼,正闭目休息。


怎知树下围观的人越聚越多,吵吵喃喃,那人只是勾唇一笑,小小的酒窝陷在脸边,颇有几分得意,一会,才缓缓张开墨蓝的瞳目。


“我去,你是沈剑心”人群中传出熟悉的声音,他投去目光,脸色一变。


“是我”沈剑心跃到人群中,几年的江湖游荡使他的轻功好了不少,未见那熟悉的身影,便知李复这家伙又用他随身携带的扩声器了。


悠闲地从众群中走过,几年了,稚嫩的脸早已被风险刮得稳重,眉间有了常人的凌厉,说不上是风流倜傥那也有个英俊潇洒之称,白色的马尾已长到腰间,亏李复能认出来。


“好久不见李复还是老样子”他想都没想,一口气没喘说出这句话,随即又言:“以前不记得你记忆那么好,我都变了这么多你都认出来,说,是不是你跟踪我了”


回给他的是一记意味不明的白眼,“我以为看到了傻子,结果你一张开眼,没忍住喊出来了”李复将折扇影藏住自己的嘴,终是没忍住大笑起来。


“沈兄弟,你还是先去一趟藏剑为先,我就先告辞了”李复道。


惜被沈剑心拦下,“有什么事不能改天吗?你我好歹相聚,至少喝一杯酒再走吧”


李复眼神一动,摇了摇头:“不必,再会”


送走李复,沈剑心当真前往了藏剑,往前不知,藏剑山庄也是极少人烟,仲夏的炎热不觉得有些清凉,沈剑心走在那条熟悉的廊边,叶英卧躺在那里歇眼,没有察觉到任何一点风吹草动。


他的叶英是多么的单纯啊,不抢不夺,对任何人都没有一丝防备。


墙上刻了几句简短的话,以剑为心,方为藏剑,小声地念出来。


“回来了?”叶英睁开眼,从石壁上起来,脸色看起来有些病态,他的剑丢在地上,还沾着一丝鲜血。


“你的手怎么回事?杀人了?”沈剑心皱眉,忍不住地慎着,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烦躁,可能是鲜血见得太多,轮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身上时就觉得恶寒。


出乎意料的慌乱,以及不该有的错误,果然猜得不错。再一次坚定:“叶英你杀人了”


叶英转过身,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亦近是盲目之人,错杀亦是难免 ”


“你心更盲目”沈剑心愤恨道。


“你懂什么”


这是叶英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。久别相逢,悲风吹散叶两片,藏剑本来就是清冷的地方,对,剑从来都是冷漠无情的。


“那么,这剑,不要也罢”沈剑心卸下佩剑,再也没有回头。


你是第一个与我聊得来的人。


你要走便走吧。


梧桐树开得盛,可惜世上没有凤凰,梧桐树历经千年沧桑都等不来凤凰,天上的游龙困化为走兽。沈剑心觉得他这辈子都不能跟叶英说一句。


“美人赏个脸呗”


“长安的梧桐树花开了”


再会,叶英,再会吧。抱歉,下次,下次,一定与你好好叙酒,若有机会的话——


他沈剑心从来不是一个娇柔做作的人,非叶英杀一个人就能改变他对他的感情,可侠肝义胆,他不会脱离正道。


叶英是不同的,他是沈剑心第一位意中的人,那之所以愤恨他杀人,单纯只是因为看得太重要。


第二日,沈剑心重新回程江湖。披身包裹,不佩戴宝剑,回眸一望,再会吧。


第五年梧桐树开。


树上躺着个有些岁月的男子,树下围观者越聚越多,唏嘘声一片又一片,这次李复到是不拘束,一同跃到树上,腰间差点扭到,小声抱怨着,一拍那男子的头,“沈剑心,起来了”


“咦,不是沈剑心”李复揉着腰,心想难道是看错了不成。


“李兄这就不认识我了啊”


“哈哈哈哈时间挠死人挠死人”李复纵身回到树下,看着沈剑心,想到了什么,唤他过到他身边,“叶英双眼瞎了你知道吗”


猛地一震,心落入谷底,瞎了吗,什么时候瞎的。


“你走的第二年唉”


瞎了好啊,瞎了就不用问世了,这世间是多么的残酷啊。


李复啧了一声:“你看看你,骗你你也信,我要是说叶英死了你是不是会把我也杀了”嘲笑道。


瞪了他的一眼。


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
————


这是他第三次来藏剑了。


“美人赏个脸呗,长安的梧桐树花开了,赏脸吗”


紧张地看着他,他的眉还是太多担忧了,还是太瘦了,沈剑心想道。


叶英难得一笑:“你在害怕什么,害怕我眼睛真瞎了?”


“害怕你生我的气”沈剑心道。不料那人笑得欢,眼泪险些掉落,那人什么时候这么笑过。


“你是第一个和我聊得来的,我为何生你气,不是要看梧桐么,走吧”


叶英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个沈剑心,草丛躲着个李复。


仲夏热,梧桐盛.


江湖有你便好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梧桐志


梧桐象征至死不渝的爱情,古代传说梧为雄,桐为雌。梧桐同长同老、同生同死。


入坑之作.吃粮愉快.在下听书客


评论(3)

热度(42)